Actual politics

宋鲁郑:数字时代的跨文化传播

1)传播的机构化与个人化并存(网红)。机构和个人都是信息传播的主体。

(2)面对点单向传播和点对点互动传播共存。传统传播手段如电视和报纸,都是面对点的传播,但在信息时代,私人定制般的信息传播成为可能。受众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接受自己感兴趣的内容。新媒体在数据的支持下,也仅传送受众喜欢的相关信息。

(3)开放性与封闭性共存。传播信息的网络平台是开放的,但由于技术进步的原因,受众却既可以是开放的,也可以是封闭的。

(4)海量化与碎片化并存。由于信息产生的低成本和参与主体的普遍化、社会分层、个性需求等,每天产生的信息是极其巨大同是也是无所不包碎片化的。

(5)易检验和易轻信并存。一方面,在信息时代,任何一种观点都有被可能随时随地被任何一个人进行质疑和检验,但另一方面,主观的轻信也普遍存在。和传统时代不同的是,易轻信是比较普遍的,这主要是检验的手段往往落后。

 

思想者论坛:中国走向输出思想的时代!

第二届论坛的新视野和国际化,使我第一次感觉,中国思想者的发展速度终于和中国高速飞驰的经济列车同步。
带着这种强烈的期待,我们迎来了2019第三届思想者论坛。
空前盛会
2019年,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,甚至漫延到文化学术界。特别是大批人文社科的学者被美国蛮横取消已经颁发的签证,导致双方的学术交流中断。如此封闭心态、公然违反契约,举世哗然。
面对美国倒退之举,中国反其道而为之,以更大的开放面对人类历史上少有的逆流。这一点同样明显的体现在思想者论坛。
参与本次论坛的学者涵盖北美(美、加)、欧洲(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)、亚洲(韩国、巴基斯坦、新加坡、印度、中国台湾)以及联合国的代表。都是业界一时之选。阵营庞大的“海外兵团”的加盟,使得论坛的国际化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其思想的多元也是前所未见。相应的论坛形式也发表了变化:平行论坛和同传也是首次采用,与大型的国际活动比肩。
第三届论坛实现全面国际化,除了这本身就是论坛的追求目标之一,也确实应合了时代,显示了中国政治学者的胸怀和抱负。
从盛会的参与者的角度,我最为欣喜的是空前的规模和几乎所有顶尖学者的共襄胜举:贝淡宁、朱云汉、包道格、马丁.雅克、姚洋、强世功、杨光斌、丁一凡、胡锡进、鄢一龙、黄平、赵鼎新、王湘穗、温铁军、谢茂松......对于也算是参加过不少国际大型活动的我来说,面对如此之多的璀璨星光,也是眩目的无法自拔。
论坛的主题:“百年变局:70年共和国道路与世界格局重构”,更是既具有历史性的宏大,又有学术的深刻以及人文的终极关系。分论坛则涉及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、大国关系与国际秩序、文明对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、全球化。可以说涵盖当今政治学所有的焦点议题。政治学的达沃斯霸气已现。

中国思想来了!

第三位学者则是来自加拿大、现任山东大学政治系主任、以“贤能政治”观点著称于中国模式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贝淡宁先生。有意思的是,他全程用流利的汉语分享自己的观点。中国学者要研究西方,懂他们的语言是从事学术研究的最基本条件。但西方很多汉学家的研究却是建立在不懂汉语、无法与中国人交流、看不懂中国报纸、电视等的情况下,很难相信他们能正确全面的理解中国,解读中国。以我比较了解的法国为例,研究中国而又懂汉语的学者不超过五个人!但今天,这种现象正在普遍的发生改变。这也显示面对中国的崛起,西方对中国研究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。
500
在发言中,贝淡宁先生坦率的提出,在中国这样一个超大规模、具有独特文化的国家,最高层领导的产生不适合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。因为如此复杂的国家管理对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,需要具备各个层级的经验积累,必须要从基层一步步历练。
窥一斑而知全貌,规模空前、精彩纷呈的思想者论坛带给大家极其丰富的精神享受,理论碰撞,而这一切都是崛起后的中国奉献给世界的。当然这只是开始,正如著名的媒体人胡锡进在发言中所提出的:“中国经济和军事远远超过英国,双方已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。但是英国媒体的影响力却远远的走在中国前面。像BBC、金融时报、路透社。”
这背后当然是因为软实力的发展往往落后于硬实力,有一个常见的时滞,但纵观人类历史,一个国家崛起的规律都是从经济起步,再到军事,最终在此基础之上走向文化和思想的崛起。今天的中国经济和军事整体上都是居于世界第二,思想的短板也必将在这个过程迅速消失。虽然从现实来看,中国思想者的使命仍然任重道远。但我们不得不自豪的说:中国思想来了!

特!别!精!彩!“普京的哲学家”和一个欧洲人“打”起来了!

说起两位主讲嘉宾,都是有些来头的,一位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分析师、战略家,被称为“普京的哲学家”Alexander Dugin,而且Dugin长得特别像托尔斯泰,据说他去印度在托尔斯泰街上溜达时,愣是被一个印度人说是托尔斯泰转世,拽住不让走。没见过的朋友不要着急,今天下午(6月11日)两点在观天下论坛还有场活动,Dugin也会出席。长得到底像不像,大家明天来看啦:

另一位荷兰奈克萨斯研究院院长Rob Riemen,不熟悉的朋友会议君给提个醒,想必大家还记得张维为教授“舌战群儒”的那场辩论吧:

照片中背对着大家的那位就是Rob Riemen先生,这次在中国开论坛,张老师也把他请了过来。
好,下面会议君给大家讲讲两个人是如何针锋相对、搅动全场的。

首先发言的是Dugin先生,谈起苏联崩溃后全球进入单极世界,似乎还有点小怨念,毕竟那个时候美国人已经公开宣称“历史终结”了。但他同时宣布:
这些年单极世界一直在走下坡路,我们现在生活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,就是所谓的“单极时刻”就要结束了,全球将进入“多极主义”!
那么,俄罗斯人是如何理解“多极主义”呢?
“普京的哲学家”解释道:

“多极主义”是建立在这样的理念上,即没有所谓的普世性。西方价值或者是后现代化价值观不能成为普世价值观,我们必须要在不同文化和文明中来认识世界。比如有人指责中国没有对人权充分理解,但实际上中国对人的理解和西方对人的理解是不一样的,所谓“多极主义”就是要认识到还有其他价值观、其他认知方式、其他概念。